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夜会/忘川.楔子(其实还是搬运,这篇写完这个就没有然后了(ry

楔子

黑夜是吞噬光明的野兽。
于是当这野兽陷入沉睡后,城市终于华灯初上。
“咔呛。”随着打火机清脆的响声,火苗在黑暗中亮起。
男人点燃一根淡七星,深吸一口,然后默默望着如珠宝盒般璀璨的城市夜景。十七楼的露台,晚风不再温柔,肆意弄乱了男人的头发。
“在想什么呢,夜?”脸庞依旧带着稚气的少年推门而出,玻璃门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嗯……”被称作夜的男人沉吟一会儿,面无表情的说:“我只是在想,时间差不多到了。”
“时间?”少年不解的微微偏头。
“啊,”男人微微点点头,动作轻微的像没有动一般。“好戏就要上演了,萧。”
一瞬间,少年觉得夜的嘴角有些微微上扬,似乎带了些许笑意。但也只是在一瞬间,他又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黑夜中的璀璨灯火而已了。
啊,这个人的心里,有着怎样的黑暗呢?
几乎,让人感到恐惧的背脊发冷。
如果微笑起来,也会是冰冷的吧。
这么想着的萧,也只是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因为,他也早已被那黑暗吸引,甘愿堕落——堕落于这甜美的黑暗中。

古旧的中国建筑透着肃穆的气氛,木头门窗默默诉说着这栋房子的年代久远。
而此刻连时间仿佛也停滞在了闷热沉重的空气中。
身穿绿色上衣的青年浅浅微笑着,耳畔萦绕的只有长辈的唠叨声。
窗外蝉鸣不已。
已经是夏天了。青年不禁在心里分神想着。不久之后,那些短命的蝉,就要死去了。
也曾那么努力的生存过呢。可惜依旧敌不过命运啊。
人也是如此吧……
真是,可悲啊。
但是,也没有办法啊,这就是命运。
就好像我的宿命一样。
虽然头脑里已经经过了一系列的思考,青年却依旧微笑着面对着长辈,并且不断表示赞同的点着头。
“是的,夕明白了。”他轻声回答着,谦卑有礼。
“那么……就这样吧。”身着玄色法衣的女人高高盘起着头发,表情严肃。“机票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出发吧。”她的声音仿佛机械发出的一般,带着整齐的节奏感。
“是的,夕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夕深深弯腰直至九十度,毕恭毕敬得说。“母亲大人。”
女人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推开门离去了
直至女人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夕才从鞠躬的姿势抬起头来。
然而此刻他脸上依旧带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院子里起风了,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于是青年推开了窗,窗帘于是也哗啦啦的响了起来。
“风向变了呢……这样子的话,今年的夏天看来不会太热呢……”他用一只手挡住吹乱自己头发的风,依旧笑着自言自语道。“你那里,是不是也凉快下来了呢……夜……”
被夕轻声唤着的男人的名字,在骤起的风中,缓缓散去。

睁开眼,一瞬间映入眼帘的,是无止境的蔚蓝色。
明明不过是天空与海水相互映照而产生的光的偏差,人类却依旧用蔚蓝这样美好的词语来形容着天空和大海。
然而宇宙也好,海底也好,其实都是漆黑无比的。
所以不管任何生物,都深深地渴求着光。
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金发男人呆滞了几秒钟之后,才确定自己不是身在海底而是陆地之上。而那让自己出现幻觉的蔚蓝色,不过是紧紧拉起的蓝色窗帘在晨光的映照下微微有些发亮罢了。
他从凌乱的床上坐起来,开始洗漱穿戴。
对着镜子微笑的瞬间,金色的发丝渐渐变成了黑色,暗红色瞳孔也变成了常见的黑色。
这样平常的一天的开始,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作为在这个世间生存下去的必要性,总是需要舍弃一些东西的。
但那些似乎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
所谓时间的冗长和生命的意义,他早已懒得去思考。
怎样都无所谓。
爱也好,恨也好,甚至是身体的疼痛也好。对他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已经这样活了上百年。
然而,他突然有了改变的预感。
他明白的,也许就是今天,将会有一些东西改变。内里的或是外界的东西,在今天——都将改变了。
“谁在意呢。”他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打好了领带。
是的,就连这改变的预感他也觉得无所谓了。
对于他而言,命运,也不过是将行的无法阻止的轨迹罢了。抵抗也好,顺从也好,也不能改变那便是命运的既定事实了。
男人拉开窗帘,于是光瞬间占据了整个狭小的房间。
他半眯着眼睛,点燃一支白色万宝路。
“怎样都好,那不过是为了,与你相遇吧。”他笑着。“亲爱的夜……”
烟雾在晨光中,氤氲不散。

无论多少次,只要是为了与你相遇,即使是在夜雨中,我也会,义无反顾。

-楔子.完-

评论
热度(2)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