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启程前夜/忘川.续 其二

夜深人静的时候,会突然醒来。这对于他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过往与回忆会在潜意识中出现在梦中,漫延黑暗中每个角落。这个时候,他习惯在黑暗中沉默的盯着天花板琢磨一下刚刚消褪的幻觉来自哪个瞬间,然后打开床头灯翻身下床去厨房烧水泡一杯红茶。在等待水开的间隙里,他常常会抽上一支烟。一切的不在意或许不过是为了平复自己。

那之后已经过了多年。说长却不至于长到忘记而叹过往如烟,说短却又记不清到底是过去了多少年。
遗忘是一门很重要的技能,和时间一起治愈每个伤口。然而有些事情有些人,却刻进血骨。当皮肤表面已看不见伤疤,当细节枝末已经快化为阳光中的尘埃,在每个欲言又止的瞬间,却最先涌上喉头。

“我有一个旧友。”
他有时候和别人聊天时会突然提起一些人。然后突然又不再讲相关的任何事情。这样古怪的行径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啊,这些奇怪的细节,又有几个人会在意呢。
“大概唯一能与遗忘抗衡的就是习惯了。因为习惯而不能被遗忘,可以去抹消自己的习惯却会被反噬。”
他习惯点的酒还是长岛冰茶,习惯抽的烟还是白色万宝路,却不再流连夜晚的灯红酒绿。有月亮的晚上,他只是静静的注视着那轮明月,目光柔软得好似快要哭出来。
“我啊,是选择了遵从自己本能而活到如今的呢。”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还是轻浮的笑着,像过去的每一个瞬间。
“只是至今依然不知道这样的活法,是对还是错。花了太长的时间去思考,最后反而更糊涂了。不过,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长岛冰茶这种东西,不了解的话,一定会以为它是饮料。等到明白它是烈酒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醉了。而了解这点却还沉溺其中的人,大概是可笑的觉得,这种酒是自己的同类吧……不,这么说太矫情了,其实酒的话,只要能把人灌醉就足够了。”
可是没有人看见他醉过,不管过去还是现在。
因为唯一看见他那醉态的人,早已无法将之以私语诉诸。

茶杯已经空了。他关上床头灯,将手指轻轻覆盖在自己闭上的双眸上,轻声对空气道了声晚安。
对在这世界上依旧以己之道生存着的那些“旧友”轻声道了声晚安。

评论
热度(2)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