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弱虫】【东卷】Never Ending World

*东卷/其他未涉及

*OOC可能有

-----------------------------------------------------------------------------


虽然一般来说英国的圣诞假期是从平安夜的那一天才开始的,但是大学的秋季学期往往会将最后两周安排为论文周。换言之,提前交完论文的话,圣诞假期就从平安夜前的两周就开始了。而由于期末论文的题目正好是卷岛裕介在学期内看过的书相关的题目,他只花了一周的时间就完成了这项让其他学生焦头烂额的任务。

于是卷岛的假期多出来了一周。由于原本日本在圣诞节就不会有假期,加上这多出来的一周,卷岛突然产生了一种悠闲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来到英国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尽管哥哥也在英国,但在学校的时候大部分时间还是面对着陌生的语言环境和与亚洲人完全不同风格的面孔——所以,卷岛总觉得该趁着这悠闲的时光做点儿什么。然而,对于圣诞节的计划,他却还完全没有头绪。

“这里的人过圣诞节和日本人不太一样咻,”卷岛通过手机Skype对那头的人说道。“日本街头到处都在商业大战,英国人倒是认为这该是跟亲人一起度过的日子。”

“哼……”那头的人发出了不满的轻哼声,听起来像是用手指卷着耳机线,导致卷岛的听筒里有轻微的电流杂音。

“怎么了咻?”

“感觉……小卷在那边的日子多一天,我对于小卷所不了解得部分就更加多一点儿……”那头似乎停止了卷弄耳机线,卷岛现在能清晰地听到东堂带着一点儿别扭的声音。

卷岛有点儿苦涩的揉了揉自己一头玉虫色的长发,思考着是不是该说点儿安慰的话,但他深知那是自己不擅长的领域。

在尴尬的沉默持续了大概十秒钟之后,却是东堂率先打破了僵局:“不过感觉小卷最近话变多了,跟以前打电话的时候总是我一个人在说话比起来,好像积极了许多嘛,果然我的魅力是无穷的。”

“哈?说什么胡话咻。”卷岛觉得脸颊有点儿发烫,但想到电话那头的发箍男现在可能正一边照着镜子一边说出前面那番自恋的话,差点儿笑出声来。

不过自己并不是变积极了。卷岛在心里想着。只是就像东堂说的一样,这长长的距离横跨了大洋,还差三个时区就绕过半个地球——虽然科技的发达消除了很大一部分距离感,但是人心滋生出的寂寞却没有办法消除掉——所以,能做的只是尽量告诉东堂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而已。如果看不到,就说给对方听吧。至少卷岛是这样考虑的。

“就是说,今天也很美丽的我好想见小卷啊~”东堂拖长了尾音,坐在椅子上向后仰起了头,看着空气中某个不存在的点,等待着那边的回应。不过,就算卷岛不回应,他其实也并不在意,那个人的不善言辞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然而大概是因为反正对方也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卷岛害羞的挠了挠右脸颊,声音有些颤抖的小声答道:“我……我也是……想见东堂咻……”接着好像为了掩饰什么一样,他又说道:“然后一起爬个坡什么的……咻……”

后半句不算牵强的补充式辩解并没有传到东堂的耳朵里,他脑中回荡着的只有那句“我也是想见东堂”。这句话似乎给东堂打了一剂强心针,让他有些激动的坐直了身子,接着他又向前把脸埋进了自己的臂弯里——再怎么自恋,某些时候,这位刚结束青春期的山神,也是会害羞的。

“小卷……真是狡猾啊……”

“咦?”

在卷岛因为害羞而没有回过神的这一小会儿时间里,山神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十二月二十二日,平安夜还差两天的时候,平时给卷岛的公路车做定期维护的自行车店主给他发去邮件,告知将闭店休息直到一月中旬。一部分英国人这种理所当然的悠闲态度有时候还真是让卷岛无法理解。大概这也是文化差异。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决定当天去店里一趟。

考虑到英国人的闭店时间远早于日本人,卷岛上午十一点左右就去了自行车店里。这个时间店里的人还不多,加之卷岛平日对于自己的车算是比较爱护,定期维护进行的很快。分别对刹车系统、变速系统、传动系统、转向系统及车圈进行了检查后,店主还体贴的为卷岛的车添加了润滑油。

“这样就是如佳人一般的美车了!”做完前面那些事情后,深棕色头发的车痴店主用不标准的日语对卷岛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笑着露出牙齿挤了挤眼,翠绿色的眼睛中洋溢着对公路车……不,应该说是对所有自行车的爱意。

……和某人有点儿微妙的相像,大概是那种死蠢的气质咻。卷岛忍不住稍微在内心吐槽了一下。

从自行车店里出来之后,卷岛在附近的快餐店简单的吃了一点儿东西,又去附近的书店逛了一逛。搜罗了一圈之后,他带着一本新出的写真集和一本公路自行车赛杂志骑上了自己的车。时间还挺早的,卷岛决定到常去的湖边骑一圈。

这个湖离卷岛住的地方——也就是卷岛的哥哥家——不远,在到达湖边之前,有一段长长的坡道,勉强可以让卷岛有点儿爬坡的感觉。因为本来就不是练习的目的出门,卷岛背着斜挎包,速度也并不快,就这样悠悠闲闲的前进着。道路两旁郁郁葱葱的常青树木向卷岛眼前渐渐靠近聚拢过来,又在拐弯的坡道处被他远远甩在身后。然而如果是熟悉卷岛的人就会发现,他的状态并不算好。非要形容出来的话,大概这只蜘蛛在自己织出的网上心不在焉的移动着,速度也不算慢,但就算有猎物扑进网里也并不想前去捕食。

不太能集中精力骑车咻……卷岛烦恼起来。虽然本来也不是以练习为目的,但是当意识到无法集中精力的时候,烦躁的心情就涌了上来。这种状态在来到英国之后,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尽管除了通过骑车之外的方式总是无法坦率的表达自己的心情,卷岛内心对于这种状态为何出现却是再清楚不过的。

在一个全新的环境开始这段留学生活之后,卷岛不是没有遇到过对手。甚至可以说,他遇到了更多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对手。这些对手多多少少都让他的能力得到了提升。这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当把这些经历与最初的对手——那个名叫东堂尽八的人——分享的时候,卷岛却越发觉得有一种内心的焦躁感。这种焦躁感让他在一个人骑车的时候,偶尔会无法集中精力。虽然比赛的时候还是能够全身心投入,卷岛对于这种偶尔出现的状态不佳还是很在意的。

为何出现这种焦躁感?卷岛裕介深知这个问题的答案。东堂尽八是不一样的,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对于卷岛来说无可替代的对手。在那之上甚至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存在着。而两人现在中间所横卧着的时空所造成的距离,让卷岛深深的不安着,可是不善表达的他,始终无法将这种不安告知东堂——无论以何种方式。东堂说他话变多了,其实卷岛自己明白,那不过是在掩饰这种不安罢了。而卷岛内心的焦躁感,正是来源于这种不安。

虽然卷岛的脑子里有些混乱,沿着坡道向前,始终还是会来到湖边。他停了下来,安静的看着被下午的日光映射的金光闪闪的湖面。此时只有一点儿微微的风起,湖面泛着小小的涟漪,金光便如打碎的金箔洒落在湖面上一般。附近除了常青树木之外的树早已落光了叶子,光秃秃的站立在湖边,荒凉的样子跟卷岛此刻的心情有点儿契合。今年这个城市还没有下雪,似乎是个难得的暖冬,不然这里早已无法安全的骑车。

“想见你咻……”卷岛自言自语的重复着前几天在电话里努力表达心声时说出过的这个句子。不想表现出软弱,不想认输,甚至有些固执的要按着自己的道路前进。这是卷岛裕介的生存方式。但此时此刻,他却发自内心渴望着、热切的期望着能够见一见东堂尽八。

几乎在卷岛自言自语完的同时,他听到了车轮转动的声音。因为骑车上坡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往往其他人到这个湖边来都会选择另一条不用上坡的路线。而在这个接近下午的时间段,按照卷岛的经验来看,也是很少会有人特地骑车来湖边的,毕竟已经不是适合野餐的季节。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去,卷岛所看见的是——一个骑着通勤车的发箍男正在努力的爬坡。

真是逊毙了的出场方式,为什么是通勤车咻。不不不,这个不是关键咻。啊今天居然是亮黄色的发箍……不对这个也不是重点咻……卷岛愣了大概30秒左右,因为太过惊讶,脑子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的词句。在卷岛试图努力平静的时候,和东堂长得一模一样的通勤车发箍男已经骑到了他的面前。

“哟,小卷。”发箍男一边理了理自己垂下来的几缕头发,一边露出了东堂式的招牌笑容。“好久不见,思念我这个美型吗?”

“……”卷岛有点儿当机。

“怎么了,小卷?对即使是通勤车也骑得这么完美的我着迷到无法说话了吗?”发箍男似乎完全没有抓住重点。

“……等等,看来你是本尊咻……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有着神奇力量实现一切愿望的湖之精灵显灵了吗……不愧是英国咻……”因为冲击太大,卷岛不知不觉把内心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他挠了挠自己的长发,略带紧张的问道:“东……东堂?”

“是我啊……小卷你还好吗……?”

“咦……咦——!?”

看起来卷岛裕介似乎不太好。

评论(2)
热度(23)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