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Fate】【库丘林中心】【非线性时间线】前夜

*非CP向
**OOC可能有
***库丘林中心
****节日方面的设定未采用正确时间线
----------
近海的草地已经不再是充满生机的绿色,枯败的黄色中夹杂着死气沉沉的灰色,季节感鲜明;海风也夹杂着腥气,放肆的扑面而来。细小的沙粒和着盐粒打在蓝发青年的脸上,似乎连张开嘴呼吸也变得困难。脚下的沙滩被鲜血染红,海浪来去几次也未能洗净。然而他并不在意。

已经是深秋了。
这个岛国的夏天本来就短。昼长夜短的一个月,只是相较其他日子稍微温暖一点儿而已。然而战士们喜欢这短暂的温暖,因为好像只有这样的日子,才可以跟心爱的姑娘们多些相处时间。于是默认一般的,短暂的夏日时光中少了很多争斗与战乱。
啊啊,毕竟人总是向往温暖的啊。蓝发青年想。

然而现在的他,却双手沾满鲜血,沉默着踏过敌人们的尸体。
血,一开始也是温暖的啊。他不禁想。弯下身扯下一具尸体上已经破碎的衣物,他擦拭起那柄陪同自己征战无数次的赤红色长枪来。

白袍的德鲁伊站在离海岸线不远的地方,等待着为蓝发青年疗伤。他准备了简单的伤药和让精神镇静的香料,还有由圣物橡树的树枝做成的护身符,后者是为了防止亡灵的怨念不散,它们有时候会跟随胜利的战士回到部族,久久不愿离去,带来噩梦与身体上的不适。
然而待到蓝发青年从低矮的岸边来到德鲁伊的身边时,德鲁伊才发现他其实几乎并没有受伤。
确认不需要治疗之后,蓝发的青年只是向德鲁伊索要了一些温热的蜂蜜水来润润喉。

接过装蜂蜜水的水囊时,蓝发青年冰冷的手在德鲁伊温暖的手上停留了几秒。他低下头,深红的眼眸注视了白袍德鲁伊好一会儿。
他明白这是一种对人类温暖的莫名眷恋。
天气再冷一点儿,他所守护的那些人家,都会升起温暖的火堆。每家每户都会围坐在温暖的火边,或是烤着腌制好的兽肉,或是喝着温暖的乳酒。那样,连冰冷的寒冬空气,也会带着暖意。

于是蓝发的青年狂放不羁的笑了起来,不再回头去看身后惨烈的战场。德鲁伊递上圣物做成的护身符,他却只是摆了摆手,并没有接受。

“回去吧。”他说。“跟这些家伙的恩怨,等到下了地狱再来结算就好。如果现在要跟着我的话,就让他们跟着好了。这也是身为光之子所必需要背负的部分吧。”
“…不愧是你啊。“白袍德鲁伊愣了几秒,也不禁跟着蓝发青年笑了起来,赞叹道。
“明天就是亡灵们的节日了,到时候我也会为他们喝一杯的。”蓝发青年顿了顿,思索了一下词句。他并不是个擅长使用漂亮句子的人。“啊,为了每个伟大的灵魂。”

为了守护温暖而剥夺别人的温暖—毋庸置疑,这就是他在做着的事情。他深深的明白着这点,并祈愿着背负如此罪孽的人此世之后再无他人。

----------

从遥远的梦里醒来,库丘林觉得好像海风还吹拂在自己脸颊上一般。他起身点了一支烟,又顺便检查了一下是否有窗户没关上。他觉得也许是深秋的冷风吹进了房间,才导致自己做了这样的梦。
然而并没有窗户没有关上。

时钟滴答作响,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库丘林突然想起什么,看了一眼日历。

原来明天就是那个日子了呢。

库丘林侧头闭眼,嘴角浮上了笑意,内心却无比平静。香烟的烟雾氤氲中,月光静静的洒在他没有束起的蓝色长发上,似乎在温柔的注视着这位光之子。
注视着他伟大的灵魂。

----------
写在后面:
在我看来库丘林是深知自己背负着的罪孽的,但从未后悔。就像他说的一样,遗憾虽有,但不后悔。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选择的路,也清楚的明白自己为何要走上这样的道路。他毫不犹豫的前进,毫不犹豫的舍弃。虽然最后的结局略有不甘,却也是酣畅淋漓的一生了。
这就是我眼中的大英雄库丘林。
时间线未考据,凯尔特神话时间与新历时间中的亡人节应该可能存在冲突点。
还有好多想法在这么短的文字里无法表达清楚,以后再慢慢整合吧。
以上。

2015.10.31
于亡人节前

评论
热度(14)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