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刀剑乱舞】【岩融x今剑】夜樱

*翻旧微博发现我还写过这东西,贴一下骗更好了

------------------------------

主人诵经的声音萦绕在耳际,那是一如往常般平静的声音。
今剑还记得,自己出生之后不久,耳畔就开始日日环绕着咏诵佛经的声音。
那个时候他还以为自己会一生都在佛堂中度过,作为献给神佛的御物。

后来,他跟遮那王一起看尽了天下和人世浮华。
然后,在夜樱盛放的那天,遇到了满身血腥气味的高大男人——岩融。
狂气的,自负的薙刀,咧嘴笑着看向自己。
到底是谁赢了呢?那次的胜负……

今剑在诵经声中突然觉得记忆也模糊起来。

他想,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有人推开佛堂的拉门走了进来,今剑抬头,看见了安静站在弁庆身边的岩融。
“哟,小今剑,怎么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虽然弁庆跪在义经面前诉说着诀别的话语,岩融却依然一副傲气满满的样子,嘴角挂着笑容看着今剑。
今剑说不出话来。

岩融的笑容消失了一瞬间,接着又用轻松的口气说了起来:
“你也听到了,这家伙和牛若丸准备在那边再作伴呢。
“人虽然有生死,兵器却不知道有没有呢。所以我不和你做这样听起来很好笑的约定了。
“我啊,曾经斩杀了无数的刀,到了今天也没什么面对不了的事情了。”
他停顿了一下,面露认真的接着说道:
“以前虽然过得也很痛快……不过遇见了你,我才觉得真正算‘活过’吧……虽然作为兵器说什么活过好像也不太对……
“小今剑啊,说不定这是诀别了,你也陪着牛若丸那家伙到最后吧。作为兵器履行自己的义务到最后。”
“岩融……”今剑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塞满了,好像连刀身也颤抖起来一样,却只是叫出了那狂气薙刀的名字。
弁庆与义经做完最后的告别,起身退出了佛堂,岩融也便跟着他离开了。
停止诵佛的主人轻抚着今剑的刀身,喃喃自语的说道:“谢谢你,陪我直到最后……”

今剑感觉自己的刀身插进了日夜相伴的主人那血肉之中。
他觉得身体很沉,好像要沉沉睡去。
但他依旧能听到屋外喧哗的战斗声。
好像下雨了,又好像没有下。

他的身体很重,挪不动半步。然而他又热切的希望能够再看岩融一眼。

那把高大的薙刀,应该下一刻就推开这扇纸门,站在那里嘴角带笑的看着自己。
门外应该是春末夏初独有的青绿色,也许耐不住性子的一些蝉也开始聒噪的叫唤个不停了。

可是什么也没有。

今剑觉得自己身体里的什么东西断裂掉了。他的刀身还是完好的,虽然沾满了鲜血。然而他实实在在的能够感受到,刀身之内的,更深处的什么东西,断裂掉了。

那是数千星月曾注视着的、花费了无数时光铸成的、远比他那身经百战的刀身更加坚硬的什么东西。
如果用爱来形容这东西,他觉得“爱”这个字眼太过于肤浅了。
那是远比爱更加深切强烈的羁绊。

“今剑……”
岩融看着无星的夜空,鼻腔里充满的只有鲜血的气息。这是他习惯的味道。而此时他却怀念起那佛堂里淡淡的白檀香气起来。他支撑着残破的身体,吐露着现世最后的愿望。
“那天的夜樱,真想再和你一起看一次啊。”

几乎是同时的,直至最后一刻也无法再见彼此一面的今剑与岩融,陷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当中。

文治五年春末夏初,这一年的樱花本就开的很晚,也迟迟不肯谢去。

直至卯月将尽的一个夜晚,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将衣川馆的樱花淋落殆尽。满地残粉与血迹交缠在一起,竟透露出些许凄美。



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今剑也不知自己沉睡了多久。
再醒来的时候,好像又是哪一年的春天。
在审神者说明了目前的情况后,今剑欣然接受了自己的新使命。
他想这也是作为兵器的义务吧。就像岩融说的那样。
之后的某天黄昏,审神者决定锻造新的刀剑。这一次,好像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

一定是什么大家伙吧。
而今剑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那原本断裂掉的东西,如今再次悸动着……
也许——
他这么想着,在庭院里的桥边静静的看着日色西沉,尔后月色渐浓。
夜樱缤纷,仿若烟霞。

晚风轻拂,落英簌簌。
有谁踩在细石铺成的路上渐渐走近了。

“小今剑,让我更加开心吧。”

这一次,兴许命运会划出不同的轨迹。

评论(3)
热度(51)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