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随便说说,关于《神明无法听见祈愿》的成文过程

这差不多是我的牙医Emiya x 便利店优秀员工库丘林这个背景设定下相关同人的一个成文过程回顾总结,对此毫无兴趣的可以直接关掉啦。祝您晚安,并被美梦眷顾。

――――――――――――――――――――

2012年8月的某一天,我在约克大教堂参加了礼拜。

所有人都在齐声高唱圣歌的时候,我看着高台之上那雄伟的管风琴,不知为何心头涌出一句文艺的话。

“神明无法听见祈愿。”

这句话挺适合那段时期的我,毕竟是一个想要独自完成环英旅行的中二之人。那次旅途的最后,还阴差阳错却又三生有幸一般的去了斯凯岛,在此按过不表。

 

去年9月的时候我突然对枪汪的犬齿充满了性欲

每天翻来覆去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只想日狗。

后来海马桑过生日,我为了自我满足,强行写了一篇肉文给她做贺文,大概讲述了一个去看牙的库丘林不小心在牙医诊所被这样那样的智障故事。自割的风干腿肉虽然只能塞塞牙缝,不过好歹是把对犬齿的欲望压了下去。(并没有,时至今日它愈演愈烈)不久之后独居的我看到了XX30题(忘记xx是什么了),于是选了“空冰箱”这个题目来练笔。因为太懒,我就沿用了牙科医生和便利店店员的设定,成文便是《在那虚空之下》。

俗话(并没有)说得好,写肉文就不要铺垫太多思考太多,一旦铺垫超过2000字,作者就会陷入“我是谁我在哪儿他们为什么要‘啪啪啪’的哲学思考,何况我还是一个有病的喜欢玩儿设定和考据合理性的变态

写《在那虚空之下》的时候,差不多是我想要写这个设定中两人相遇故事的开端,那时候满脑子都是“我知道我狗很有魅力也很好吃啦,但是你是哪里来的红茶啦,怎么一言不合就要日狗呢???”

在最初的肉文里,我写过两人在搏击俱乐部见面切磋(不要问我肉文为什么要搞些有的没有的设定,我也很想问问苍天),于是就决定把这个设定展开,最终在《神明无法听见祈愿》中补全了两人的过去。为了研究牙医以前能不能做无国界医生,外科类是否可以转科室做牙医,我还缠着曾经做医生的朋友问了很久。

一开始这个故事十分简单,我觉得应该很快能写完,差不多的设定就是Emiya以前是无国界医生,有一次在战乱地区没能救活一名和他关系很好地患者,产生了动摇,就回来做牙医了;然后某天去便利店买东西,碰到一个抢劫犯,看到库丘林大展身手,于是就被吸引了。醒醒啊这样的Emiya不就依然还是单纯的基佬吗?excuse me?

在收集无国界医生资料的时候,我看到了这样的一些消息:

“2015年10月3日[4]  医疗慈善组织‘无国界医生’在阿富汗昆都士的医院3日凌晨遭美军空袭,目前已造成19人死亡、37人受伤。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侯赛因称‘不可原谅’。”

“国际医疗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2013年8月14日在日内瓦发表声明说,由于其工作人员受到暴力袭击和生命威胁,该组织自即日起停止在索马里进行的医疗救援工作。”

“从1991年至2013年,‘无国界医生’组织在索马里工作的22年里,就有16名工作人员被杀,并多次有工作人员、救护车及医疗设施遭到袭击。2015年4月16日晚,也门胡特地区遭到空袭,空袭所击中的一个油站距离由‘无国界医生’组织支持的胡特医疗中心仅500米。2015年8月,两名无国界医生分别在针对南苏丹联合州的乌鲁村和帕亚克村的袭击中身亡。”

于是在忍不住向无国界医生官方捐款的同时,我决定搞个大场面。(官网:http://msf.org.cn/5470

要如何把人推入绝望呢?简直有太多种方式。

比如在sideA里我用的手段就是先动摇信念,再釜底抽薪,最后落井下石还要强迫Emiya当唯一的幸存者。我觉得我切开一定是黑的。

结果写完SideA我就傻眼了。太放飞自我的下场就是我开始构思sideB的时候就在微博上发了这么一句话:

“描写绝望远比述说希望简单太多。”

连日狗都没有心情了(哦中间还是写了无名恶魔日了一把),开始一发呆就思考怎么把被我亲手推下深渊的Emiya给捞起来。

在写Side A到思考SideB的整个过程里,我想要仔仔细细透透彻彻去研究一下Emiya这个人,也曾经写下了“人类痛苦的根源正是不满足啊,为了去填满这样痛苦的空洞,他只是选择了这样一个‘伟大’的途径罢了,并没有什么错。恰恰你或者我的选择与他不同而已,并不能因此判定何为对错。”这样的对红茶的解读。但其实能够选择这条道路的Emiya本身,就是“伟大”啊。(个人不接受伪善者说,但不介意别人怎么评价英灵Emiya)

新年后的某一天,我与兔老师在鼓楼大街上一家甜品店里秉烛(并没有)夜谈,发着愁的我向她询问了对情节的意见。这么绝望的一个人明显不会因为别人的见义勇为就重拾昨日的信心,站不住脚的设定实在太单薄了。讨论来讨论去,我们觉得还是应该让Emiya亲手再去救一救人,让他在这个过程里听听库丘林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然后我就决定炸车站了。但是让我们的反派直接来炸车站,好像不太符合他的美学,毕竟我的二设里他喜欢的是看人类互相残杀。这时候被教唆犯案的嫌疑人(那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名字)形象渐渐开始在我心里成形。但问题又来了,一个人经历了什么才会一被怂恿就去搞个大新闻呢?恐怕不是弱智就是真的很绝望吧。

每天思考着如何来把这个故事的逻辑理通,时间来到了三月。

一天傍晚,我如常去超市买完日用品回家,路过一个街道拐角时,目睹了一件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能用平淡无奇来形容的事情:一个卖烤冷面的小贩不小心弄脏了路过的一位壮汉的衣服。我如常般面无表情的穿过看热闹的人群,没有停步。突然之间背后传来巨大的声响,东西倒塌的声音夹杂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那壮汉身旁不知何时多了几个同伴,把小贩的三轮车推倒在地,玻璃罩子被砸的稀烂,鸡蛋碎在马路中央,面皮和肉肠滚落在灰尘里;小贩也被掀翻在地,几个壮汉对他拳脚相加,幸而还有好心的路人在劝阻着。而就在纠纷发生处大概五米开外的一棵大树下,一个女人抱着自己的儿子哭的停不下来。我见过她,她是那小贩的妻子。

第二天,我没有再看见这个小贩。第三天、第四天……往后我都没有再见过他。一直到今天傍晚,路过那里的时候,我还特意留意过,依然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那天回家之后我躺在床上,陷入奇怪的沉思:如果这个小摊是他维系家庭的所有,之后他该何去何从呢?虽然诚如库丘林所说“无论何时再开始都不迟”,但在某一刻,这名小贩会不会陷入深深的绝望?甚至诅咒命运诅咒神明呢?

然后泷川在我的思考中诞生了。

接下来顺理成章的我开始了写了删删了写写了删删了写的四日循环(不对),慢慢码着字不知不觉……SideB写了两万多字,比sideA爆了一倍多的字数出来。本来思考那要不要改一改,中和一下,最终我太懒了就放弃思考作罢了。

从年轻的时候开始,我就是个不擅长描写现实或者严肃故事的人。

因为那时候我写东西散漫惯了,总是放飞自我,从来不思考什么逻辑和合理性,所以真是没想到我也有今天

但我果然还是,想要把心里的东西好好的表达出来。写着一个这么苦涩的故事,我哭了好几次。

因为这其实就是现实的一部分啊,我所习以为常的、厌倦的每日,是多少人所朝思暮想,求而不得的奢望呢?是拉林的,也是泷川的。

不是因为生活这么苦才选择写甜甜的文,而是因为生活这么苦我才不能选择自欺欺人。

Side B终于写完之后,我自己觉得这是一篇干巴巴的东西,好吧它就是干巴巴的不行。可以说我觉得阅读它并不是一件会让人愉快的事情。但我已经完全不在意了,因为这个故事,就是我想要写出来的故事,仅此而已。

那日在约克所见的景象,突然刻进心间的词句,也许都是为了让这个故事成文吧。

你问我为什么在塑造库丘林的时候完全没有烦恼过?

很简单啊,因为只要将他描述成绝望中的光,就不需要再去思考其他了。


--------------------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这里,那还真是感谢。希望以后也能将我心中的故事诉说给您听。

 

 如果你跟我一样觉得东野圭吾需要为我最终写出的故事风格背锅,请告诉我。

评论(17)
热度(14)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