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Fate】【非原作背景】【Emiya/库丘林】Secret Message (2-3)(开个餐车

*开餐车注意,CP是Emiya x 库丘林,注意是库丘林受库丘林受库丘林受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标弓枪,看了就应该大概……猜到吧。占tag是为了方便后面剧情展开

***第3节结尾玻璃渣注意

****我怎么这么黄……一定是【    】的错……

*****5月26日开车贴图错误,5月27已修正OTZ


前文戳我

--------------------

2 .

他站在一望无际的原初之海中。

腥腻与蜜糖的气息混杂,浅橙色的液体漫过脚踝。

燃烧着的烈日将四周映的通透,却感觉不到那投下的光线中有半丝热度。

目所能及之处,遍布着金属的枝桠。明明是树木的形状,却有着金属的质感;明明有着金属的构造,却开出了白色的花来。

那花朵上带着锈蚀的痕迹,浅金色的花蕊里渗出的血色液体如断线珍珠滴落在他脚下那片浅橙之海里。

没有风。于是他钴蓝色的发丝只是松松散散垂在肩头,贴着光裸的后背曲线。

渐渐地,水漫上来了;又或者,他沉下去了。

并没有什么区别。

先是膝盖,然后是大腿,接着是盆骨、后腰、胸口……直至那腥甜的液体灌满鼻腔,将他没顶。

就连视野也变成了橙黄色,金属的枝桠也好、锈蚀的淌血花朵也好,都不复存在。

这毫不痛苦。他想。

--------------------

3 .

微凉的空气贴上了后背,库丘林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床头的电子闹钟上,数字正好从05:54跳跃到05:55。巧合一般的时间点并没能让他的目光多停留一秒。

雨还是没有停。这感觉仿佛还能下上个三天三夜。

原本睡在身边的Emiya不见了踪影,床单上并没有残存多少温度,看来是已经起身有一会儿了。库丘林坐起身来,被拉到胸口位置的薄毯子滑落至腰间。他不记得自己昨晚是否有好好盖上被子——欢爱之后疲惫总是尾随而至——想来应该是Emiya为自己盖好了毯子,然后自己又在梦中翻转着身躯,才让后背暴露在了空气中。

他用食指和拇指捏了捏鼻梁,感觉梦中那甜腥味道的液体还残留在鼻腔里。所幸,空气中雨水的气息仿佛要溢出来了一般涌了上来,迅速的驱散了那味道。落雨之声从某个未关的窗户外直传耳畔,压得人胸口烦躁。

懒得去寻找昨日被随手丢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库丘林就那样裸着身子从床上挪动到了地毯上。长度合适的柔软绒毛温暖的接纳了他光裸的双足,绵柔的触感在指尖和脚底的皮肤上摩擦着。蓝色长发散乱的滑落肩头,遮去了留在后颈和锁骨上的吻痕;然而在他迈开双腿的时候,大腿内侧那些露骨的痕迹又呈于眼前,在泛着浅粉的白色肌肤上格外显眼。

循着雨声而去,他来到了厨房。

厨房的窗开着,阴云密布的天空看起来仿佛触手可及。雨并不大,然而正是这种连绵不绝的细雨最是让人心烦意乱。

Emiya只穿着睡裤,裸着的上半身肌肉线条优美,配合黝黑的肤色,很难让人相信他只是一名在基因研究所工作的助理研究员。此时他正在将烧好的热水倒进陶瓷的茶壶里。冒着热气的水流从热水壶嘴里画出优美的曲线落进身材浑圆的茶壶里,洋甘菊的味道开始淡淡的弥漫在空气中。

“我泡了花草茶。”盖上壶盖之后还需稍等片刻,Emiya转过身。库丘林斜倚在厨房门上,双手抱在胸前,脸上并没有太多情绪显露。

“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Emiya又说道。“是最近上课不顺利吗?昨天也没有机会细问。”

“还好吧……”库丘林挠了挠头,似乎欲言又止。他在市中心的游泳馆做青少年游泳教练,还曾经培养出过好几个国家队选手。

“昨晚……”

“怎么?意犹未尽?”库丘林笑了起来。

Emiya摇摇头,“你似乎做了很久恶梦。”

“……哦,是吗,我不太记得。”刚爬上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瞬间,库丘林微微皱起了眉头,旋即转移了话题,“先不说我,这么久没见了,不如给我讲讲研究院里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吧。我记得你那个同事……叫什么来着?远坂凛?还有神神秘秘的言峰教授……?我觉得他一看就没有在做什么正事儿……”

“我跟你提过远坂吗?”茶泡好了,Emiya从橱柜里拿出两个杯子,其中一个上印着蓝色的狗状生物——那是他们一起去爱尔兰旅游时买的纪念品——另一只上则印着附近超市的标志,大小倒是几乎一样。他把茶倒进杯子里,接着把印着蓝狗的杯子递给库丘林。“我不太确定跟你讲过没有了,她父亲很早就去世了……”

话题被成功的牵引到了幼年丧父的远坂凛身上。她是Emiya的同事,两人一起为教授言峰绮礼做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则是日渐热门的话题:“细胞的自愈及再生能力”——何种等级的伤口才是细胞自愈的极限?这种极限是否可以通过人为手段或是基因重组来进行突破?——围绕着这一课题,他们努力为当代医学做着贡献。

Emiya一边讲述着研究所里的日常,一边慢慢喝完了杯中的花草茶;库丘林则抱着杯子一口未动,直至那杯身变得冰冷,热气消散无踪。厨房里只有抽油烟机上的灯亮着,莹白色的灯光仅仅照亮了其下的水壶和Emiya的一小半侧脸。整个人都站在阴影里的库丘林,嫣红的双瞳却格外明亮。气温因窗外的雨而越来越低,不出一会儿库丘林就觉得自己冷的几乎要发颤了。

这样的气温令他冷静了下来,从那无尽之海的梦中,从……昨夜与眼前之人仿佛虚幻一般的温存记忆中。

但与那逐渐冷静的大脑不同的是,渐渐冰冷的肢体却渴求着温度。渴求着存活之物与灼烧内心的情热。

于是库丘林向前几步迈出了阴影,将唇瓣贴上了Emiya的嘴角。

“库……”

库丘林干燥的双唇冷的吓人,Emiya忙不迭的吻了回去,似乎单靠这样的动作就能够让对方体温回升一般。随着吻一起靠过来的身躯亦是低于平常的体温,索求着Emiya的热度。

“别给老子躲开——”伸出舌尖舔了舔Emiya的下唇,库丘林半眯双眼,神色出奇的认真,然后轻轻咬上了情人的喉结。

上车:戳我

缓缓退出库丘林的身体之后,Emiya轻轻吻了一下恋人的额头,接着开始寻找可以清理料理台的物品。回过神来他才想起,昨天那难得的休息日已经结束了,今天还得赶回研究所。

库丘林坐在料理台上沉默的看着Emiya的背影,似乎迅速的从刚才的意乱情迷中冷静了下来。

他咬在Emiya肩上的犬齿曾轻轻扎破了皮肤,留下了一个似乎在无声宣布所有权的齿印;那被抓挠过的坚实后肩上,亦是留下了不少痕迹。

这如同余晖般留在身心深处的幸福感,翻搅着苦涩浮上嘴角,几乎要让他放声大笑起来。

但他只是淡然地、几近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从料理台上跃下,迈开步伐靠近了背对着自己的Emiya。欢爱的证据顺着大腿一路流下,肌肉结实的腿部内侧湿滑一片——若是在平时,怕是立刻会被人生一大爱好就是做家务的Emiya恶言相向了。库丘林想着,更加悲切起来。

“Emiya……”,闻声回头,Emiya撞上的却是库丘林凑上来的双唇。这只是一个轻轻碰触旋即分开的吻,得体而又温柔,不带一丝多余的留恋,“我们分手吧。”

Emiya愣在原地,以为自己听错了方才那句话。

雨已经停了,清晨凉爽的风穿窗而入,不知何处传来鸟类的啼叫声。晨光熹微,远处的云层泛着玫瑰色的金光,房檐上的水滴晶莹剔透,折射出斑斓的色彩。

面前的人没有任何回应,库丘林深知那是过于震惊造成的短暂失语。

于是他又字字清晰的重复了一遍。

“我们分手吧。”

-TBC-

评论(19)
热度(66)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