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原耽】秘密【BE】【清水】

*整理文档发现高中时候写了这么一篇小故事

**我那时候的文字太清奇了…(但是意外的比现在好读

***例行骗更

****这个故事所影射的恋情最终是这样的


作业BGM:http://i.y.qq.com/v8/playsong.html?hostuin=264604097&songid=&songmid=001kTVu63Tx8kX&_wv=1&source=qq&appshare=iphone

--------------------

冷海平依稀记得,十四年前的一个傍晚,他在天台上抽烟,然后向斜下方杨青他们班教室张望的时候,只看见一片空旷。他伸出半个身子,几乎要挂在半空中了,脖子伸得老长老长,却还是看不见杨青。

那个时候,内心深处,竟也出现了一片空旷。


后来,冷海平过生日,约了杨青上街,向他要礼物。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天杨青穿了件浅绿色的毛衣,那是头一年杨青过生日,冷海平硬拉着学姐教自己织的。他远远看见杨青,快步走了上去,想拉拉杨青的手,犹豫了一下,却只是搭了杨青的肩膀,说:“走吧。”

杨青问他:“你想要什么礼物啊,事先也不说一声儿。”

冷海平说:“事先说了,你又没我尺寸,怎么买?我要的可是戒指。”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平时般的笑容,用着玩笑般的口吻。

“好啊。”杨青却说,“就不知道钱够不够了。”

冷海平愣了一愣,却脸不红心不跳,接着说:“够的,够的。我不过想要个银戒指。”

——重要的是你送的。

心里面,这般默念着。


冷海平拿着杨青送的戒指,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银色圆环,比划着,套上了右手无名指。

“最好的朋友送的戴右手,以后最爱的人送的戴左手。不错吧?”他笑着搭杨青的肩膀,却在心中将左右手颠倒了个彻底。


那枚银戒指,冷海平戴了很多年,不曾脱下,直至杨青结婚。

结婚是人生大事,自然办的讲究,左思右想之下,杨青请了冷海平来当伴郎。

客人送的花束摆了一屋子,新娘安静坐在中央,雪白镂花长裙在地上拖了很长,将为人妇的幸福笑容始终挂在脸上。

冷海平换了伴郎的白色礼服,杨青帮他打领结。一时间气氛竟有些凝重。

冷海平突然伸出双手,用力捏了几下杨青的脸。

“结了婚,以后可是真正的男人了。”他笑着说。

杨青却皱起眉头,一把抓住脸颊边冷海平的手。仔细一看,果然少了些东西。

“我送你的戒指呢?怎么不见了?”

冷海平似乎早料到他会问,只是淡淡道:“弄丢了。上次出去爬山,不小心弄丢了。”

杨青听了,愣了一下,却也低声道:“这样啊,还好是银的,不怎么值钱。”

再然后,两人都不再说什么。

婚礼很顺利。而婚宴上,鲜少沾酒的冷海平喝得大醉。

被送回家后,冷海平倒在床上,伸手在胸口摸了半天,终于掏出一枚用红绳串起戴在颈上的银戒指。

“杨青……”他泪眼迷离,却无力挽回。

胸口也好,手心也好,不过是一抹冰冷。


后来,杨青生意亏本,几乎破产,却在最后时刻,账户里汇进了足够使企业起死回生的资金。

那个时候,冷海平坐在变卖一空的公司大楼,抽完了口袋里最后一支白色万宝路。

再后来,杨青半夜回家,路遇劫匪,却在昏迷后醒来在自己家中。人物俱全。

那个时候,冷海平在省医院里,接受了27针的伤口缝合。冷海平的妹妹冷秋林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有必要吗你?”冷海平却只是笑,说:“他现在刚刚睡醒吧……”


……………………


冷海平死的时候,只有三十六岁。吸烟过多,肺癌晚期,无救。

杨青去看他最后一眼,冷海平的妹妹哭着对杨青说:“你快进去吧,他最想见的人就是你啊……”

杨青走进停放尸体的房间,一时间竟觉得这个双目紧闭的男子有些陌生。

二十三岁那年,杨青结婚。那之后,他们几乎就断了联系。

然而他从不知道,那个人,一直在某个地方注视着自己。

此时,杨青走过去,看那个面容已无比消瘦的男子的脸。

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得遥远了,想触也触不到了。

泪盈于睫,却固执的忍了回去。哭,又有什么用呢?

从来都不知道他会抽烟。因为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抽烟。因为自己讨厌烟味。

卡鏘。清脆的声响。有什么落到地上。

杨青低头,看见那个小小的银色圆环。

穿过那圆环的红绳因为时间的久远、汗水的腐蚀,而失去了原本的颜色,朽了,掉下来了。那枚银戒指,却光洁闪亮如初。不知道多少次呀,那个人,带着深深的眷恋目光,用心擦拭着,擦拭着。

于是就这样,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小小的水珠,在空气中四散开来。


杨青想起来,十四年前,自己看见过冷海平抽烟。唯一一次亲眼看见。他在天台上抽完以后,就伸了半个身子到栏杆外,脖子伸得老长老长,使劲往自己班上看。

杨青知道,那一次,他一定没有看见自己。因为自己一直在他身后。

然而这个傻子,却从不明白,戒指不是可以轻易送人的东西。


然后,就这样,把秘密封在戒指里,戴在胸口,用层层衣服遮盖。

就这样,错过了一生一世。


其实,没有谁对不起谁,也没有谁错过谁。只有谁因为爱情而变成了傻子,把余生酿成了最苦涩的那一滴泪。


评论(3)
热度(6)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