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Fate】【非原作背景】【Emiya/库丘林】Secret Message (4-5)

*信息量略大,我写的好艰难(

**血腥描写有

***下一次更新应该就完结了嘻嘻嘻

****狂化库丘林出没注意


前文:0-1   2-3 *注意前文2-3有Emiya x 库丘林开车,库丘林受

--------------------

4.

他们曾一起在无名的海滩等待日出。

海风温吞吞的撩拨他蓝色的发丝,指间的烟草顶端那一点儿火光在黑暗中忽明忽灭。

天幕尚未揭开,只有一颗孤星闪耀。

晨起的海鸟潜伏在暗处,偶尔啼叫几声仿佛期望唤起还未升起的太阳。

海浪哗啦啦的涌过来,又退了下去。沙沙的声响来自摇曳的树木。

话题转了几圈,无非也都是彼此无法忘记的过去。

太阳跃出海面的时候,金色的光芒一瞬间就铺陈开来,将那人的脸庞映得熠熠生辉,嫣红的眸子里流光飞转。

他把抽剩的烟头扔在白沙上用鞋尖碾熄,手指扶过束发的金属环,如在确认其存在一般。

 

他说:“不要被过去束缚呀,Emiya。”

------------

5.

流水掺进沙粒,记忆虚与委蛇。

Emiya试图回忆两人在海边究竟聊了些什么,却难觅只言片语,唯独库丘林那一句总结陈词般的话语回荡在脑海。

午后的阳光明晃晃的映在写满数据的苍白纸张上,新鲜的紫色绣球花被剪断花茎,整整齐齐插在窗前的圆形玻璃瓶里。没有风,窗帘无精打采的耷拉在墙边,缄默不语。蝉鸣压迫耳膜,持续的同频段声响散播在空气里,让Emiya有些失神。

 “你在发什么呆?”远坂凛一边整理着柜子里的细胞镊和标本切片,一边抬起头看了Emiya一眼。“实验报告要掉到地上了——”

话音未落,那些菲薄的纸张如雪片般从Emiya的手里四散滑落,如轰然塌陷的城邦砖瓦般散落一地。

“啊,抱歉,刚才在想事情。”回过神来,Emiya赶紧蹲下身去将一地纸片收拢,开始按照页码小心翼翼整理归位。

“是最近太累了吗?这对你来说可真是少见。”

“稍微有点儿……”

Emiya的目光落在报告中的一页纸上面,似乎是言峰教授无意间混杂在文件里的一页剪报,内容大抵是写着近几日的无差别杀人事件。

“教授也在关注这个事件啊,真是少见,那家伙明明一副除了自己的研究什么也不在意的样子。”关上器材柜的凛走到Emiya面前,捡起了那一页剪报,“说来这个杀人狂也是疯狂,短短一周之内就出现了十多名受害者,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和手法可循……”

“是吗?”Emiya心不在焉的答道,锋利的纸张边缘擦到指腹,微微有些疼痛,他似乎也全然不在意。

“是啊,就好像……单纯的在享受杀戮一样……说起来他最早出现的时间刚好是你上次休假之后的第二天呢……不过只是巧合吧。”

“只是巧合。”Emiya依旧低头整理着地上的纸张,对于这个话题没有表现出一丝兴趣——凛的话仅仅只是唤起了他上次休假的回忆。

暴雨、亲吻,以及离别。

Emiya从未设想过告别是以这种形式到来。两人的相遇是在多年前的一个寒冬,喝多了的库丘林昏睡在公园的长椅上,路过的Emiya觉得自己如果不把这个人捡回家,说不定明早再路过就会看到一具尸体。之后两个人怎么变成恋人关系的,已经记不太清了。

一切仿佛自然而然的开始,自然而然的发生,然后理所当然一般走向了波澜不惊的平凡日子。库丘林虽然算不上完美的恋人,但平凡也有着平凡的美妙。比如清晨为对方端到床边的热牛奶,落雨时节等在下班路上的一把伞,或者仅仅是安睡前落在唇角的一个轻吻。诸如此类,许许多多。

但Emiya也想过,哪一日彼此如果要告别,也许也会是自然而然的告别吧。而这样突如其来毫无预兆的告别,实在让人短时间内难以接受现实。

那之后库丘林没有再主动联系过Emiya,或者说,就好似人间蒸发一般从Emiya的生活中消失了。

那家伙本来也是云一般的性格,不然哪里会有人随性到在下雪天醉倒在公园里呢?

只是相处的时间一旦累积成了回忆,共同穿梭于同样地方的经历太多之后,就连习惯也会成为痛苦的源泉。

“——Emiya你又走神了。”凛嘟起了脸颊,把最后几页报告塞进Emiya的手里。“你到底是怎么了?太累的话可以多申请几天休息?”

“我还好……可能是真的有点儿累了。”

“那今晚的数据整合要不然我来做好啦。”

“数据整合?”Emiya投去疑惑的目光。

“你没有看邮件吗?”凛把双手抱在胸前,语气带了三分不满,“是时计塔总会那边发来的,说是埃尔梅罗老师明天会过来……似乎是对我们最近发过去的数据抱有疑问。”

“所以需要整合一下……这些报告是吗?”Emiya把手上厚厚的报告归置整齐,目光越过凛的肩头,看向背后资料柜里已经被封存在文件袋里的更多纸张。“那些呢?”

“我说,Emiya你是真的脑子钝化了吗?”凛皱着眉闭上双眼,露出一副心累无比的表情。“拜托,数据在电脑里都有,只需要动动手指用用软件就好啦。”她叹一口气,“不过操作软件还是要花些时间,你要是太累的话——”

“我没关系。”Emiya不假思索的答道,与其给自己更多的时间胡思乱想,还不如早些让其他事务填满空白。他不是一个会一直沉溺在情绪里的人,也相信自己会很快走出这种时不时陷入过去点滴的心境。那么如今该做的事情,恰好是找上这么一个可行的助力来推自己一把。

迎上凛关切的目光,Emiya只得又加了一句,“况且最近不是还有那个杀人狂在活跃吗?你还是早点儿回家吧。”

“那你也小心一点儿。”知道Emiya一旦做了决定就很难再被说服,凛咬了咬下唇,妥协了。“那我来跟你大致讲一讲需要哪些内容——”

指尖落在纸张上,纤长的手指移动着,开始为Emiya指示报告中的重点所在。让人分神的虚幻景象抖落尘埃缓缓退进黑暗中,将精力让给了需要处理的紧急事务。

不觉间日渐西沉,凛在最后一份文件的末尾处用红笔画完标记。与Emiya做了简单告别之后也踏上了归途。

Emiya锁好研究所的大门,返回资料室后,开始用电脑对需要整合的数据进行处理。

夕阳的最后一点儿余晖也终于被夜兽吞噬,无风的夜晚,连星月亦吝于露出娇容。Emiya只在电脑前开了一盏台灯,淡黄色的灯光漫开在铺满桌面的纸张之上;资料室里回荡着敲击键盘的声音,节奏鲜明,音节清晰。

与数据这种虚拟之物打交道的好处在于,大脑的有效分区会强迫注意力转移,摈弃多余的思考。待到Emiya再回过神来,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接近了十二点。他伸了一个懒腰,按下回车键,等待软件将数据自动归位,然后打印成让人一目了然的漂亮图案。

——哐当!

突然有玻璃破碎的声响打破深夜的寂静传到了耳际。

——哗啦哗啦。

紧接其后的是那些脆弱的石英状物体跌落在地的声音。

Emiya瞬间如受到惊吓的鸟类一般挺直了后颈,开始本能的试图分辨声音的来源——研究所不大,要找出方位并不难,他几乎是在须臾间就判断出声音是来自主实验室。

即便是如他和远坂凛这样跟随言峰绮礼工作了颇长时日的助理研究员,也鲜少有机会进入主实验室。若记忆没有差池,那应是一间摆满精密仪器的无菌房间,进入时需要穿过消毒通道及缓冲间,此外还得换上无菌操作服;房中央摆着两台等身大小的培养皿,正是言峰教授研究成果——细胞再愈能力激活系统——的雏形。

两个培养皿中的一个始终被封锁着,据说其中低温贮藏着研究项目赞助人想要利用言峰研究成果复苏的重要人物;而另一个则一直空着,至少在Emiya那对主实验室为数不多的记忆中,里面是空无一物的。

满腹狐疑的Emiya离开资料室往主实验室走去。走廊上的主照明已经被关掉了,只有两旁墙上的壁灯幽幽透出光芒,在光滑的地板上指明前路。

通往主实验室的消毒通道密封门大大咧咧的敞开着,仿若无声的邀请着Emiya前去看一场演员不明的好戏。自从刚才的玻璃破碎声之后,这边再未传出过太大的动静。

在紧张的气氛中,感官效应被无限放大。Emiya自认为是一个步伐不重的人,但如今就连他踩在地板上的轻微声响也格外刺耳。

穿过消毒通道和缓冲间——自然是畅行无阻——Emiya终于来到了主实验室内。

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铁锈与腥气让人作呕,其中还混杂着一些几不可辨的药水味。被封锁着的培养皿上溅满了鲜红的体液,而原本空无一物的另一个培养皿,强化玻璃制成的盖子被掀翻在地,摔得粉碎;内里则是盛满了橙色的液体,其间混杂着丝丝血迹。

黑发的研究者面部朝下倒在坏掉的培养皿边,似乎已经停止了呼吸。仍有血液从他趴卧的身体下渗出,蜿蜒溪流般淌到了蹲在他旁边的少女脚下。

少女穿着白色的医用大褂,下摆已在血泊里浸染成了深红。她有着粉色的长发,圆圆的眼瞳和小巧的鼻子,嘴唇如夏日的樱桃般饱满诱人。将放在言峰绮礼颈动脉上的手指收回来后,她撇了撇嘴,全然不在意Emiya这位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只是用黄鹂般清脆的声音说了一句:“库酱,你下手太快啦,这么快就断气了,一点儿不好玩儿。”

“本来也没什么好玩儿的。”低沉的嗓音带着压迫性从Emiya背后传来,紧接着一阵迅速动作带来的风压伴着皮肉被撕裂的刺痛嵌进了他的肩头。锋利雪亮的刀刃被插进了左边的肩头,而后又带着鲜血被拔了出来。Emiya被惯性推向前去,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臂撑住身体,动作艰难的扭过头来。

“你看,这里还有一个……”

沾血的手术刀被夹在指间玩弄着,带着玩味目光的红色兽瞳在看到Emiya的脸庞瞬间染上了几分疑惑。

全身赤裸的青年站立在Emiya身后,暗蓝色的发丝披散在肩头。

这个人熟悉而又陌生——那张脸Emiya做梦也不会忘记,危险的气息却从每一个细胞中透露出来。未曾见过的暗红纹路刻印在白皙的脸庞和躯体上,指尖和胸膛还沾染着言峰的鲜血。

“你……”Emiya震惊中几乎忘记了疼痛,激动地情绪令牙床也在打颤。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仿佛要穿透胸膛一般,声响回荡在鼓膜里。

“这倒是稍微……有趣起来。”野兽半眯起双眼,舔了舔嘴角。

“库……丘……林?”

端详了Emiya的脸几秒,蓝发的野兽甩了甩手术刀上的血,歪着头保持着疑惑的神情。

“你是谁?”

-TBC-

评论(22)
热度(41)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