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Fate】【非原作背景】【Emiya/库丘林】Secret Message (6-7)

*啊,爆字数了(my nature 总之先贴吧,下一次更新真的完结啦

**混乱混乱w


前文:

0-1   

2-3 *注意前文2-3有Emiya x 库丘林开车,库丘林受

4-5

------------

6.

白瓷一样的颈项折断了。

薄薄皮肤下跃动的血管喷溅出鲜血。

沉进水底的脸庞铁青。

 

“你为这些付出了什么?”

“我为这些付出了所有。”

 

然而还是得不到。

什么都、得不到。

------------

7.

“你是谁?”

库丘林的目光如同在审视猎物一般,上下打量着肩头已经被鲜血染红的Emiya,疑问的语气真真切切。

“你说什么?”被询问的对象连半步也未退却,怒气冲冲,满腹不满。“突然消失,然后现在来问……我是谁?”

“……我应该不认识你。”库丘林向前凑近银发青年的脸,带着药水味道的气息顿时浓烈得涌了上来, “但你似乎认识我?” 他似乎依然疑问未消。

“别开玩笑了!你这混蛋!”虽然被异样的恐惧包围着,Emiya此刻心中的愤怒却占了上风,他抬起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臂,狠狠一拳砸在了库丘林赤裸的肩头。“难道你还能是除了库丘林以外的什么人?这张脸化成灰我也认识!”

“哎呀哎呀,原来是你呀,”起初蹲在言峰尸体旁的少女站起身来,似乎认出了Emiya,“事到如今就不要对人家的库酱动手动脚了呀,Emiya研究员。”

她语气轻佻,将双手背在身后,摇摆着臀部,露出了俏皮的笑容。

“不然,会被杀掉哟❤”

这句话仿佛如咒语一般灵验,下一刻,库丘林手里的手术刀就毫不犹豫的向Emiya的面颊挥下了。Emiya急急的一侧身,只感觉左边脸上一阵火烧般的刺痛,接着粘稠的血液就顺着被划破的伤口流了出来。

这才意识到库丘林那危及性命的杀意真的不带半分迟疑,Emiya向后小跳半步,将自己置于攻击不可能立即奏效的位置,警觉的盯着对方。

“真是,不躲这一下也许还能死的痛快一点儿,嘁。”看着像竖起背脊的猫一般警戒着自己的Emiya,库丘林不满的嘟哝了一句,然后看向了粉发的少女。“梅芙,这个,留给我杀掉。”

“……虽然我是不想库酱再和这样的家伙有任何的纠葛啦,不过只要是库酱的意愿的话……”名叫梅芙的少女嘟起了嘴唇,站直身体把双臂环抱在胸前,沾血的衣服下摆蹭在她光裸的小腿上,留下了显眼的红色痕迹,“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啦。”

Emiya在听到少女名字的一刻才反应过来,她是与言峰教授关系密切的主要研究员之一。与Emiya和远坂凛这样的助理研究员不同,三名主要研究员有着随意进出主实验室的权限,并且有着浏览最高等级机密文件的资格。

那么,现在眼前这荒谬的一幕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前男友和主要研究员一起杀害了研究的核心人物言峰绮礼?

思绪如乱麻,根本无从理出头绪;疼痛侵袭着左肩,Emiya不觉已经出了一头冷汗。

“你们是……为了言峰教授的研究成果吗?据我所知这项研究依然在实验阶段……”于是Emiya只得发问。“梅芙姑且不说,库丘林你是怎么回事……”

“哈?你在说什么?”库丘林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什么研究成果?老子可不感兴趣。”

“噗嗤——”梅芙笑出了声,“看来你们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言峰也真是的,明明是这么——”她拖长话尾,在腹中搜刮着形容词,“——这么有意义的研究啊。”

“啊,不过杀了他可不是为了什么研究成果,人家对那玩意儿也不感兴趣。况且,库酱已经是我的啦。”

梅芙露出少女般天真的笑颜,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库丘林身边,在地上留下了好几个血色的脚印;她将手环过库丘林的腰,把脸颊贴在那厚实的胸膛上,陶醉和满足的神情爬上面容。

对于这一切,库丘林则是始终无动于衷。或者说从见到Emiya起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就一直锁定在对方身上。

 

数日前库丘林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个摆满仪器的房间里。透过橙色的液体看向玻璃罩之外,是被涂成纯白的天花板;接着从视线边缘升起的,就是梅芙的脸。

记忆一片混沌,如同头壳中那可怜的灰质物体被黑色的泥浆层层包裹住了一般。

除了自己的名字,库丘林想不起来任何东西。

培养皿被打开,他坐了起来,内心被虚无啃噬着,感受不到一点儿情绪的波动。

然后,梅芙对他发问了。

“库酱,我是你的王妃哦,所以只要是你的愿望,人家一定都会实现的,现在你醒了,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虚无。空洞。巨大的疲惫感。他对这世界毫无欲求。

“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做吗?”

“有趣的事情啊……那你来帮我收集实验体吧?为了以后我们能一直——一直在一起。”

少女的眼瞳中盛满了恋意,用悦耳的声音将自己的愿望强制的转换成了被恋慕之人的使命。

但是这样的游戏对库丘林的倦怠感毫无帮助。不管是用何种方式去杀死他人,都未能让他的内心有哪怕一丁点儿动摇。

用鱼线勒紧他人脆弱的脖子也好,用菜刀割开被堵住嘴唇之人的大腿动脉也好,或是将无助的孩童沉进鱼缸底部也好,都毫无帮助。

太无趣了。太无趣了。

接着,身体又开始腐烂了,他甚至能嗅到自己内脏衰败时发出的恶臭味。

于是最终,只得又回到这个令人压抑的房间里来,躺回那盛满甜腥味液体的培养皿之中。

黑发的研究者对于他的突然失踪和归来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惊讶和不满,只是笑着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总归是要回来这里的,除了这里你无处可去。”

那笑容冰冷刺骨,寒彻心扉。

如何能够结束这毫无意义的扭曲意志呢?

库丘林思考了一番,而结果就是他决定杀掉“创造”出自己的人试试看。他对这次尝试抱着一点点奇妙的期待,然而这兴致却在言峰倒在自己脚边之后被迅速浇灭了。

不对。不是你。

他看着被血弄脏的培养皿,看着身体还在抽搐的言峰,看着微笑满脸的梅芙。

不是你们。不是这里。

出口从未自迷雾中展露身姿,答案尚且在漩涡中徘徊不现。

直到——他看到Emiya转向自己的脸。

血液叫嚣着,神经挣扎着,高昂的心情酝酿在身躯里,即使在脸上毫无显露,库丘林的脑海里却始终回荡着一句话:这个人,必须由我亲手杀掉。

 

梅芙发现自己环抱的身躯一动不动,于是抬起那精致的脸庞,将目光投向了库丘林的双眼。那如死水一般的双眸中一如往常的波澜不惊——但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潜藏在其中,隐于深潭之中,卧于心谷之间。

“啊啊——毕竟是这样呢——”她有些恼怒的跺了一下脚,放开库丘林,仰起高傲的下巴,用睥睨的目光看向Emiya。“毕竟是库酱到最后也想要亲自告别的人呵。我改变主意了……才不要用你的血弄脏库酱的手呢。”

“梅芙,闭嘴。”狂气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她。

“可是——”

容不得一丝反抗的目光落了下来,梅芙肩膀一颤,面颊上飞起两片潮红。“好吧……”她不甘的退到了一旁。

Emiya未得到任何处理的伤口还在淌血。尽管由于失血,他的嘴唇已经有些泛白,额头也被冷汗浸透。他意识到光靠质问面前的人是无法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于是开始不动声色的用余光规划逃出主实验室的路线。

然而这都是徒劳。

在他计算出路线之前,库丘林已经向他走了过来。

赤瞳的杀人狂步伐不紧不慢,打量的目光似乎在筹划着应该从哪个角度切开Emiya的动脉。这种悠然自得的气势反而加重了空气里的威压感,向前的每一步都撞击着Emiya心中的警钟。

无处可逃了——我就要死在这里了。抱着满脑子想不出答案的疑问——

Emiya绝望的看着逼近自己的库丘林,差不多放弃了逃离的打算。

却恰似黑暗中的突然划亮的火柴一般,三人都未注意的主实验室入口处,响起了手枪上膛的声音。

梅芙先于另外两人侧脸看去,自密封室中缓缓走出的人举着一把枪身为金色的M9对着三人,金发赤瞳只需一眼便刻入脑海深处,因端着枪而略微耸起的肩膀曲线如傲人的山脊,同它的所有者一起俯瞰着三人;他下巴微微扬起,纯白的高级西装连半丝皱褶也没有。

虽然Emiya这样的助理研究员并不知道这位的来头,梅芙却是一清二楚的,这位带着傲然王者气息的男子,正是常年不在公众前展露真身的项目赞助者、身家难估的商界大亨吉尔伽美什。

“你们这群杂种在我的实验室做什么?”

这虽然是一个问句,但发问之人未曾施舍给任何人回答的机会,便毫不迟疑的扣动了扳机。

连续数声的枪响之后,原本就弥漫着血腥和药水味道的房间里又挤进了浓浓的硝烟味。背对着门口未有时间转头的库丘林毫发无伤,而个中原因被射程外的Emiya尽收眼底——就在吉尔伽美什数弹纷发的短短数十秒里,梅芙在自己被射中之后,依然义无反顾的侧跨一步为库丘林挡住了接下来的数发子弹。

库丘林只觉得背后被倒下的什么东西猛蹭了一下,旋即回过头,只见梅芙已经跌倒在自己脚边。

“……真是……好不容易……啊……库酱……”数个弹孔在她胸前开出支离破碎的艳丽花朵,因为肺部穿孔,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带着血泡。“下一次……一定……”血污和眼泪混在一起,弄脏了她好看的脸庞,但她却依然笑靥如花的看着俯视自己的库丘林,“好歹……夸夸我啊……库酱……”

“啊……你做的很好。”寡淡的、几乎听不出情绪的语气,却在梅芙的耳中绚丽的升华成了最棒的称赞。

被折断的恶之花散落在地,尚未孕育出假想的果实,便融于泥中。

库丘林弯下腰,伸出一只手揽起梅芙渐渐那热度已经开始流失的身体,用另一只手帮她合上了未来得及闭上的双眼。

用光了子弹的吉尔伽美什把手里的枪丢到一边,看了一眼库丘林手里的手术刀,又将目光越过言峰绮礼的尸体射向那未被破坏的另一个培养皿上。站在他的位置上并没有办法完全确认培养皿的情况,这令他立刻皱起了眉头。三步并作两步——他无视了库丘林和Emiya,跨过了言峰趴卧的身躯,以惊人的速度来到培养皿边上,摁下了警报按钮。

刺耳的警铃声立刻响了起来,库丘林低声骂了一句“混账”,花了三秒钟判断形势,最终捏着手术刀冲向了主实验室的大门。

松了一口气的Emiya仿佛突然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跌坐在地,接着剧烈的眩晕感涌了上来,令他的眼眶瞬间涌满了泪水。

模糊中,他看见吉尔伽美什打开了培养皿外部的金属罩子,在那之下,隔着厚厚的玻璃,一位有着草绿色长发的青年安安静静的沉睡在橙色的液体之中。

那么……库丘林是……

疼痛顺着神经直击脑髓,黑暗吞没了视野,世界沉入了水底。

Emiya昏了过去。

-TBC-

评论(29)
热度(38)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