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一无所得-给《Another Tragedy》的正经repo

写写删删,答应的repo总还是要写的。


*以下涉及剧透注意*

**不做文笔讨论,这点我已对苍崎赞扬太多**

 

 @Nobody knows... 

先来谈谈这篇文里我最喜欢的点吧。

以前回答海马桑的问卷时我有提到我很喜欢的一个桥段是“求而不得的痛苦”。因为这种“痛苦”的形式实在是太有趣了。几乎可以说世间的人或多或少都被这种痛苦逼迫着,人性进而在其之下呈现出了万花筒般斑斓的不同形式。

是的,我提到“人性”这个词。这也是多神教有趣的地方。印度教这种起源更加丰富(多来自于自然崇拜)的宗教,更加类似于放大人性的群像剧。我跟苍崎提到《摩诃婆罗多》其本质和《封神演义》的类似,其实我指的更多的是从“自然神”到“人神”这个过程的更迭,是社会历史的体现,历史人物登上神坛,与神话传说罗织成了一体。其中对于人类争端和权力争夺的描写十分有趣。但是可惜《薄伽梵歌》(出自《摩诃婆罗多》第六篇)之后渐渐走向了一神化。

……扯远了。

不过《摩诃婆罗多》这个大的背景下两个派系(俱卢百子及般度五子,文中所提及持国系为原作中俱卢百子)之间的斗争被苍崎巧妙的化用了,合情合理的安插进了整个故事线中。贡蒂试法产下的苏利耶之子迦尔纳,被安排成了年轻窘迫时受到苏利耶扶持所诞;因迦尔纳与阿周那可抗衡而被难敌提拔之事,被代入为经济和学业上的扶持……不做赘述。

因此在很多人想要向苍崎捅刀的时候,我要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她已经太过手下留情了。

如若真的用上《摩诃婆罗多》中的终战情节,就不是这种简单的迦尔纳自我牺牲的走向了,那是更加残酷的、要让阿周那双手染血的惨烈结局。苍崎你写一个给我看看啊,举着碗乖巧的等待。

绕回最初说到的“求而不得的痛苦”。

这份痛苦恐怕不是阿周那一个人的。

只是“授予的英雄”不管是在年龄上还是心智上,都比阿周那成熟太多。因为自一开始便一无所有,那么对于去追寻任何东西,恐怕都是带着淡漠无比的心情。直到他意识到自己所能与世间维系的纽带被阿周那扭曲成了完全不同的样子。

在表面上,这段关系更像是疯狂的单箭头,但是诸位不要忘记一点:迦尔纳是可以选择的。而他为何为谁选择怎样的终局,已经将答案暗藏其中了。

身于此间,若无法脱出,那便布施自己的所有吧。所有的、这仅有的、唯一的,生命。

然后唯一的一次,向那人索取记忆中的一隅栖身。

接着,这“求而不得的痛苦”成了无解的断崖,将阿周那推向成长的深渊,让他带着最鲜活的回忆步向灭亡——这漫长的惩罚已经足够了。

时间绕回原点,灵魂被刻进楔子,钉于命运之扉上的两人那无人知晓的秘密终是掩于白雪之下。

直到,《摩诃婆罗多》中所描绘过的,终将再会的那一日到来。

 

最后用甘地为《薄伽梵歌》作序中的一句话来结尾:

“大史诗(《摩诃婆罗多》)作为证明的不是物质战争的必要性,反而是它的无意义,胜者也哭泣、后悔,除痛苦外,一无所得。”

一无所得。

 

----------

其实看过觉得太虐的话把最后的0章看成重启不就好了嘛,你说是吧(x

最后推荐一首我很喜欢的歌,可以配合阿周那的便当食用,效果十分之好:

试听戳我

LAST SONG ~UNPLUGGED~ (Re-Recording) - GACKT

作詞:Gackt.C

作曲:Gackt.C

あてもなく一人 さまよい歩き続けた

かすかな吐息を ただ白く染めて

移り変わりゆく 季節のその儚さに

理由もなく 涙がこぼれた

「今も愛している…」

降り続く悲しみは 真っ白な雪に変わる

ずっと空を見上げてた

この身体が消える前に

今願いが届くのなら

もう一度強く抱きしめて

解り合えなくて 何度もキズつけていた

そんな時でも いつも優しくて

ふいに渡された 指輪に刻まれていた

ふたりの約束は 叶わないままに

「今も憶えている…」

遠ざかる想い出は

いつまでも眩しすぎて

もっと側に居たかった

もう二度と逢えないけど

いつも側で支えてくれた

あなただけは変わらないでいて

最後に見せた涙が消せなくて

この白い雪たちと

一緒に消えてしまっても

あなたの心の中にずっと

咲いていたいから

寄りそって抱き合った

温もりは忘れないでね

違う誰かを愛しても

最後に聞いたあなたの声を

このままずっと離さないまま

深く眠りに落ちたい

降り続く悲しみは 真っ白な雪に変わる

ずっと空を見上げてた

この身体が消える前に 今願いが届くのなら

もう一度強く抱きしめて

「もう一度強く抱きしめて…」

おわり


评论(13)
热度(3)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