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Fate】【非原作背景】【弓枪】Horae(1-1)

*献给海马桑

----------

 这是发生在某个普通城市里的,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

Thallo -1

 

早樱的花朵层层叠叠地盛放在枝头,远望如同粉色烟霞一般装点在春日碧蓝如洗的穹顶之下。电车摇摇晃晃地穿过信号塔与樱花树交织罗布的进站通路,停在了冬木车站的到达层。

穿着灰色运动夹克的蓝发外国人将手提旅行袋越过肩头搭在背上,走下了这辆自羽田直达极东之地的列车。他抬起那双鲜红的眸子看了一眼墙上的禁烟标志,悻悻地瘪了瘪嘴,将从口袋里抽出一半的香烟盒子塞了回去,然后向出站口走去。

站前公园正对车站的长椅上坐着一名安静的青年。浅银的发色和黝黑的肤色让人怀疑他也不是日本人,但那五官却又确确实实将这种疑虑消灭了个干净;而比起少见的外表这一点,在星期三的工作时间穿着一整套的正装西服坐在公园里专心致志读一本《山毛榉栎属大全》这种行为似乎更加让人在意一些。

微风带起几瓣樱花落在翻开的书页上,正好遮住了“槲栎”二字,青年抬起手拂去那几枚小小花瓣的时候,一双穿着马丁短靴的脚跨入了自己的视线。

“A……E……艾米牙?”蓝色长发的爱尔兰人手里捏着一张被捏到皱巴巴的名片,尝试按照日语发音读出上面的文字,最后一个发音却难以控制地上扬了。

“……是Emiya,库丘林先生。”银发青年合上书页,站起身来得体地向库丘林伸出了右手,等待着对方礼节性的完成一次社交握手。

但那人却将名片往衣兜里一塞,伸手从Emiya肩头捏下一枚浅粉的樱花花瓣,举到眼前端详起来。轻薄的花瓣几近透明,在这个距离让Emiya有种对方在仔仔细细注视着自己的错觉。

“日本的樱花真是名不虚传,从下了飞机一路过来真是看了个痛快。”比起Emiya的名字,他其他日语单字的发音却是极其标准的,令人怀疑起先那蹩脚的发音说不定是故意为之。

Emiya看上去倒也不生气,抬起伸出的手握住库丘林捏着樱花花瓣的那只手用力上下挥动了两下,“今天起多多指教了,基本的委任安排之前应该已经发给您了。”

“那帮老头子的邮件吗?我没太仔细看……话说住的地方可以抽烟吧?”好不容易抽回手去,库丘林挠了挠头,用懒散的语气问道。

“……还请你好好阅读工作安排,库丘林先生。”将重音放在“先生”二字上,Emiya全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使用敬语的耐心。

 

大约一周前,Emiya收到了一封来自阿赖耶识株式会社高层的工作安排邮件。

“海外事业部时钟塔将委派一位同事来冬木市会社总部进修兼考察,三月中旬到达。初期的接待安排需由有海外背景的同事完成。”

邮件辗转了几次最终发到了Emiya的邮箱里,对于这种未写明整个工作内容时长和具体安排的任务,各个部门总是相互推脱,而满足“有海外背景”这项条件的Emiya则成了所谓的“最佳人选”。

其实仔细一看,邮件下方还有一行小字:“海外同事能利用日语交流,基本的日常沟通没有问题。”

……那需要海外背景的同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而且为什么这种该划归行政类的事情要分配到行销策划部门的头上啊?

但抱怨归抱怨,Emiya还是细心地与各部门详细进行了沟通,最终敲定了对方访日的行程和住宿安排。

不过嘛,计划归计划,当见到库丘林本人的时候,Emiya觉得也许面前这个人才是这次工作内容的麻烦本体所在。

而且,他最后悔的一件事,大概是——把库丘林的临时公寓安排在了自家宅院的隔壁。

 

钥匙在锁孔里转了两圈,门锁发出“咔哒”的一声,打开了。

标准的酒店套间式结构房间,逼仄的玄关右侧就是卫生间的门,左手则是衣柜和鞋柜;再往前是窄小的书桌和与其紧靠的皮质沙发,聊胜于无的布面屏障隔出了里间的卧室。中央空调没有打开,朝北的房间在下午时分有几丝阴冷,空气里充斥着皮沙发散发出的闷重气味。

库丘林吹了一声口哨,走到玄关前踢掉马丁靴——说不清为啥他会知道这些日本人的习惯,大约其实是有好好学习的?——接着他径直走到沙发旁,把提包一扔,带着好奇的神色环顾了一圈,又转头看向刚刚关上门把鞋子摆好的Emiya,“这里不错嘛……辛苦你了,Emiya。”

“是公司安排好的,我只是取了个钥匙。”

看来对方也并非完全没有常识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好奇的神色和四处探寻的身影……让Emiya想起了确认地盘的狗。

但下一刻这只初来乍到的犬类就打起了呵欠,甚至不顾形象地露出了洁白的犬齿。

眼看因为时差而袭来的睡意气势汹汹就要击败库丘林,Emiya动作利落地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文件纸袋放在书桌上,“这里面是公司的胸卡和员工守则……从这里去公司的话要坐几站电车,明天是第一天,我会跟你一起去。”思索了几秒,他又补充了一句,“冰箱在书桌下面,备了些简单的食物。今天就请好好休息吧,库丘林先生。”

库丘林揉了揉眼角,毫无形象地再次打了个大呵欠,“谢谢……叫我库丘林就好了哇,假正经。”

……还是收回前言吧,这家伙的问题根源可能并不在于缺少常识。

一直强压着心底窜起的不满,Emiya那张礼节性的温和面具终于快要戴不住了,似笑非笑又不情不愿地道了一句“明天见”,便拿起自己的公文包,以拒绝进行进一步交谈的姿态快步离开了库丘林的临时公寓。

“……那家伙在不满什么啊……啊不管了,好困啊……”

感觉世界都要天旋地转起来,库丘林捏了捏鼻梁,走向了里间的卧室。

 

但是两人忘记了约定见面时间,加之从爱尔兰飞抵日本的时差跨度着实不小,第二天Emiya来到库丘林房门前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去面对一位睡眼惺忪衣冠不整的爱尔兰人。

他的判断失误了。

打开门的库丘林穿着三件套的合身西服,长发在颈后用深色发带束住,皮鞋擦得光可鉴人。

“早啊。”

“……早。”这和首日形象相比的巨大差异令Emiya暗吃一惊,非要挑毛病的话,他希望库丘林能把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都扣上。

把昨天Emiya留在茶几上的文件纸袋夹在腋下,库丘林将两手往裤兜里一插,“那么,哪里有咖啡卖?” 


-TBC-

评论(7)
热度(40)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