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GW 2x1】White Reflection

我看哭了啊啊啊啊啊啊谢谢海马桑写迪奥QAQ翅膀里最喜欢的角色

最后大家能团聚吧!五飞你快放弃那个后厨!

“想要见你,就去见了。”

这就是那个自称死神的,傻乎乎的男仔啊。

莫拉屋:

今年份的圣诞贺文

愿世界和平

标题的歌链接点我

以下正文


----- 

这一年冬天来临之后,始终没有下过雪。

希罗靠在窗口,看着灰蒙蒙的天,远处的云的边缘有一些发红。白昼真短啊,他叹了口气,退回屋内。十几年来这位少年都习惯于在暗处行动,直接暴露在日光之下令他浑身不自在,尽管街上没有人,尽管战争已经结束。

叮咚。

突然门铃响了。

会是谁呢?明明没有人知道他暂居此处。希罗习惯性地警惕起来,然后他撇了撇嘴,感慨自己无用的警惕心。我现在只是个没用的平民罢了。所谓战士,一旦斗争结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沉溺于过去的人日复一日地锻炼着战斗技巧,期待着哪一天战争再度打响。期待?也许不能用这个词,没有人能比他更痛恨战争,但是除此以外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也许是布教的人吧,毕竟圣诞快到了。少年最后在心里做了判断。有时他挺羡慕那些拥有信仰的人,相信神将会给每个人应有的审判,相信每一件善事或恶事都终将有个结果在等待。室内暖气很足,希罗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背心,打发那些教士并不需要太久,因此他没有穿外套,直接走到玄关打开了门。

没有人。

冰冷的空气撞上裸露的肌肤,风和落叶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耳边呼啸。

判断错了吗?只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可是万圣节明明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希罗张望了一下,一个包裹在信箱下靠墙处放着,上面印着著名在线购物平台的logo。我又没有网购,少年更疑惑了。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怀疑眼前这个可疑的包裹是炸药。虽然百分之九十九不会是什么危险物,他还是歪着脑袋把耳朵贴上去。并没有倒计时的声音。单纯的送错地方了吗?可是并没有叫我签收。希罗单手提了起来,重量很轻,他歪着头辨认单据上的收货人姓名。

 

迪奥·麦克斯韦尔

“……”

 

此时,穿着黑衣黑帽的另一个少年正躲在柱子后,观察着这一切。死鱼眼的少年愣了两秒,然后毫不犹豫地撕开包装。

“喂喂,你怎么乱拆人家东西呢?!”迪奥说着准备好的台词,从柱子后走了出来。完全是意料之中的发展,面前这个可是动不动就冒用自己名字的家伙。

“……”希罗抬起眼,手中撕包装的声音并没有停。

两人对上了眼神,周围是那种熟悉的令人尴尬的沉默。

“噗,”黑衣的快递少年首先笑出了声,“你还是老样子。”

“好久不见,迪奥。”背心少年说了今天第一句话。

果然是教会的家伙,猜测完全没错。

 

“如果收件人写希罗尤尔反而会让你警惕吧?”

迪奥摘下印着快递公司标志的黑帽子,整理了一下被压扁的棕色前发,他对着双手哈了口气,白雾从指缝间溢出。背心少年把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边,然后吐出难得的长句。

“收件人是自己,亲自来送,然后还躲起来,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哎。”迪奥把手臂背在脑后,“本来是打算直接寄的,但是怕你不知道这东西是啥然后扔了,所以我放下一大堆工作特地来给你解释呢。”

“……”希罗皱了皱眉头,去除包装纸后,手里是一个扁扁的纸盒,印着儿童审美的圣诞老人、驯鹿、圣诞树、礼物和彩灯,正面像日历一样画着一个个写着日期的格子,似乎可以打开。他抬头向迪奥看去,对方露出灿烂的微笑,深蓝色的眼睛里写着‘你果然不知道’。

“所以这个是?”虽然很不爽,但是希罗还是开口问道。这家伙躲在柱子后面就是等着看自己疑惑的表情吧,还是像以前一样有时候很孩子气。

迪奥摸了摸鼻子:“教会给孩子们准备的降临节日历。每天打开一个格子,里面有个小礼物等着你,有没有很期待啊!?”

“……并不”

“……”

 

“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圣诞前这一个月,从降临期的第一支蜡烛亮起开始,祈祷、忏悔、准备圣诞树和灯饰,迎接耶稣的降生。”他眨了眨眼继续描述:“空气里弥漫着肉桂的味道,每天打开日历的一格会有巧克力之类的好东西。”

“听起来是快乐的回忆。”

“是啊,可是长大后就拿不到咯。有一年的圣诞靠偷店里的面包和烤鸡,躲躲藏藏才熬过来,要不是我灵活又聪明,就活不过那个冬天啦。”他甩了下身后粗粗的辫子,眉飞色舞地描述着当年的壮举。“诶嘿,生活真不容易不是吗?不过还好和平来临啦!”

迪奥的叙述轻巧地略过了‘长大的时刻’。

“嗯,是啊。”

虽然两人相处时,总是迪奥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话。但是希罗并不了解他。在他的记忆里,迪奥的脖子上一直挂着十字架。尽管对基督教并不了解,但是这个挥舞着巨镰,干脆地杀掉敌人,大喊着我就是死神这样愚蠢的句子的黑衣少年,怎么也没有个教徒该有的样子。是什么支撑着你加入战斗?沉默如他从未开口问过。

对于从小被培养成暗杀者的希罗来说,宗教是无意义的东西,他并不需要这样一种遥远的缥缈的精神力量来指引自己的生活。完成眼前的任务,然后活下来,这样无尽反复的生活使他成为一个实用主义者,战士,原本就是只是工具而已。

 

 “你以前的圣诞节都是怎么过的啊?”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普通的很冷的一天。”自出生以来就是独自一人,他的收养者并无兴趣付出多余的关心。“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期待的。耶稣降临,可是这个世界并无改变。”

“那家伙是没什么用啦,可是降临节期间每天可以有巧克力吃啊!”

“……”你们的神还不如巧克力吗?希罗看了看对方胸前的十字架。

迪奥抢过降临节日历,熟练地找到数字1的小窗口,掏出金色包装的巧克力。“虽然未来估计没什么好事,但是期盼的过程还是很让人开心。”他一口吞下。“好吃。补偿一下你小时候没体验过的真正的圣诞,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和平好不容易来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打起来。”

“……”

已经在室外站了超过预计的时间,希罗无意识地抱住手臂,鼻头微微发红。

细微的动作立刻被对方发现,迪奥看着希罗大面积暴露的脖子和手臂露出夸张的表情。

“我早就想问了,你不冷吗?”

“不。”

“切,别逞强了。我们都是人啊。”

迪奥上前一步拥住希罗,少年消瘦的肩胛骨碰在一起。“你怎么冬天还穿那么少。还有你好像都长高了一点?”

永远面无表情的少年笑了。

“特地来看我?”

“不行吗?你可是我重要的朋友。”

“……”

“这种时候不要不说话好不好,搞得我好尴尬。”

“直接就来了?不愧是你啊。”

“不然呢?等待着不知何时的重逢吗?命运女神可不会对我这么好。”迪奥哈哈地笑着,他感到对方也环住他的后背,呼吸带来的白雾在耳边环绕。比起以前,他这位扑克脸的朋友似乎变得坦率了一点,虽然只有一点点。

 

-----

A.C.195年12月24日,五台高达成功地阻止大型宇宙战舰天秤座坠落地球,地球军和白色獠牙的最终决战以OZ领导人特列斯·克休列那达的阵亡落下帷幕,地球圈统一国家由此诞生。

 

A.C.196年12月24日,巴顿财团利用前OZ统帅特列斯之女玛丽梅雅作傀儡领袖成立军队使地球圈再度陷入混乱,最终,危机因五位高达驾驶员的介入而解决。

 

A.C.197年12月24日

-地球-

一年前,没有人会为圣诞节而庆祝,和平以无数人的死亡作为代价终于来临。教堂的台阶上,迪奥抬头静静地看着挂好的彩灯,他握住胸前的十字架,上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同一个时刻,某中东财团的的私人飞机在城市机场降落;黑发的中国少年从忙碌的充满油烟的后厨走出。人潮涌动的步行街中央,希罗低头看了看手心的入场券。降临节日历的最后一格并不是巧克力。迪奥这家伙,对我能认真对待这礼物就这么有信心吗?他微微扯动了嘴角,随着人流向步行街尽头的马戏团会场走去。

 

夜空中传来礼花的声音,白色的雪花慢慢飘落。

 

圣诞快乐。

 

 

Fin


评论(3)
热度(8)
  1. 不言浮世莫拉屋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看哭了啊啊啊啊啊啊谢谢海马桑写迪奥QAQ翅膀里最喜欢的角色 最后大家能团聚吧!五飞你快放弃那个后厨...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