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弓枪 Alter】The Sound of Silence

- 黑茶x黑狗

- 1.5章背景

- 没头没尾的一辆痛车

- 血腥描写有

- 阐述一点儿小的理解,黑茶资料太少,难免OOC,本来想赶着白情发,但觉得实在不太适合。

- 一直对自己站的CP没什么责任感,谢谢各位观看,食用愉快。

----------

地下仓库的铁门被一脚踢开时,剃着板寸头的白发青年正靠着集装箱把卡在右臂肌肉里的子弹挖出来。锥形的金属砸在地上又弹到一边,滚进阴影里匿去了影踪,流着血的弹孔渐渐愈合,他黝黑的肌肤表面什么也没留下。

高跟鞋的鞋跟踩在水泥的地面上发出连续不断的“咔哒”声响,离Emiya越来越近。月光从靠近仓库顶部的铁质窗框外投射进来,将两人的影子模模糊糊投射在地上。其实不用到常人的可视范围内,借着身为弓兵的出色视力,Emiya已经看清了来人藏在兜帽下的面孔。

熟悉感中混杂着陌生的回响,Emiya一动不动地看向狂王苍白的脸,交叉的纹路蔓延在眼下,与他那如同死水般沉静的双瞳一个颜色。

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Emiya并没有思考这个问题。或者说,他觉得没有必要思考这个问题。很明显,对方现在是来自某个人理保障机关的英灵,那么目的就应该是与自己一战——杀死,或者被杀死,就是这场战斗应该被终结的方式。

“我不是来杀你的。”

库丘林却先开口了。

“哦?”Emiya闻言将双臂抱在胸口,语气里满是揶揄的意味,“恶犬不为主人效命,还能有什么生存意义?”

库丘林却并不生气,又再向前一步,鼻尖几乎就要触到Emiya的鼻梁。堕落的守护者警觉地投影出了自己的拳铳,尖利的刃尖立刻刺进了库丘林的肩膀,但后者却如同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缓缓继续说道:“是你叫我来的。”留着尖利指甲的指尖划过Emiya赤裸的胸膛,最后停留在心脏的位置,将那处的皮肤刺出几滴血珠,“这里,翻涌着的黑泥,在呼唤着我。”

Emiya挑了挑眉,笑出了声,“库丘林啊库丘林……”他将插进狂王肩膀的干将又往里捅了几分,“这里除了曾被你捅出来的空洞之外,什么都没有。”

心脏也好,感情也好,道德观也好,也许该在这个位置的东西,早就湮灭了,连着不切实际的、扭曲的理想。与其说这空洞里被诅咒的黑泥填满了,不如说里面空无一物,只剩无所渴求的空虚和绝望。

肩膀被切裂的伤口里流出的血液顺着库丘林的手臂滴落在地上,在静夜里发出格外清晰的“滴答”声。他捏着利刃背面,满不在乎地猛一拉,让那柄本该是剑的拳铳贯穿了自己的肩膀,一口咬上了Emiya还带着讥讽笑意的嘴唇。

尖利的牙齿衔住弓兵饱满的下唇啃咬着,力道完全不知轻重,一线红色的鲜血顺着Emiya的嘴角流了下来,又被狂王伸出舌头舔掉——他的舌如同某种爬行动物一般细长冰冷,在皮肤上留下滑腻的触感。

“你期望的是这个吗?”Emiya嗤笑出声,拔出拳铳扔到一边,看着自己造成的伤口慢慢合上,毫不惊讶,“卢恩现在倒是用在这种地方了。”

“我没有期望。”

一边否定着弓兵给出的判断,狂王一边将那双毫无感情的空洞双瞳对上了对方刚抬起的双眼。“没有。”他又重复了一遍。

如同被那红瞳深处无人可窥的什么东西突然吸引了一般,Emiya掰住狂王的下巴,猛然吻了上去。

----------

>痛车<

----------

沉默和这场性爱,宛若悖论般成了彼此可以依存的最后意义。在这尘埃遍布的仓库里虽然相拥却永远无法交心的两人,即便肉体上消除了距离,却不再有可能明白所谓的“爱”。无论对两方中的任何一位来说,这都是个可笑至极的字眼,与污秽、龌龊、以及不堪不分彼此地联系在一起。

没有愿望,没有未来,更遑论渐渐被遗忘的过去,唯有这个沉寂夜晚的一轮残月,窥见了两人残破的幻觉与相惜。

 

And the people bowed and prayed

To the neon god they made*

 

-fin-

----------

*出自Simon &Garfunkel的歌曲“the sound of silence”.

评论(10)
热度(143)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