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满恶意的世界用谎言对你说着甜言蜜语。
|Fate五枪厨|
|业余装逼犯|
|不混圈|不掐CP|KY退散|

记一下

当死亡已经是案宗上的一个定论章,一团摆在前面的单行道终点,一圈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麻绳,一场大火,一道伤疤,一些无关紧要的指责及无法逃避的确定罪证,它反而变得不再那么面目狰狞了。
“嘭咚”。
那是一瞬间的事情。
是一生中,可谓耗费的时间过于短暂的,一件事情。 ​​​

【只是记梗】【弓枪】伽勒底十字街19号

今天跟 @老蒋的白日梦 聊书,她惋惜自己想买的一本书绝版了,于是顶着狗狗的头像去问出版社有没有再版可能。

我:“一个开心的狗狗去问书会不会再版。”

蒋:“书店老板茶x读者狗。读者狗很期待能看到爱尔兰作家的小说呢,可惜绝版了。”

我:“书店老板自己有一本珍藏的,看狗耳朵垂下去太可怜。”

蒋:“因此寄给了狗狗吗?”

我:“寄给他!”

蒋:“狗狗会感激地阅读完毕 将这本书再寄回去的。附上一张字条:‘还有劳伦斯布洛克的《父之罪》吗?有的话请寄给我’,附上需要的钞票。”

我:“啊可爱,之后开始了寄书交流的日常。”

蒋:“弓枪版本的《查理十字街84号》。求书的...

【Fate】【非原作背景】【弓枪】Horae(1-1)

*献给海马桑

----------

 这是发生在某个普通城市里的,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

Thallo -1


早樱的花朵层层叠叠地盛放在枝头,远望如同粉色烟霞一般装点在春日碧蓝如洗的穹顶之下。电车摇摇晃晃地穿过信号塔与樱花树交织罗布的进站通路,停在了冬木车站的到达层。

穿着灰色运动夹克的蓝发外国人将手提旅行袋越过肩头搭在背上,走下了这辆自羽田直达极东之地的列车。他抬起那双鲜红的眸子看了一眼墙上的禁烟标志,悻悻地瘪了瘪嘴,将从口袋里抽出一半的香烟盒子塞了回去,然后向出站口走去。

站前公园正对车站的长椅上坐着一名安静的青年。浅银的发色和黝...

【Fate】【非原作背景】【Emiya/库丘林】Secret Message (0-1)

*感觉写完的这部分不会有改动了,先贴出来断个后路,希望0622前写完OTZ

**脑洞有点儿大,不过目前看不出来(打死

***CP怎么标注,我很伤脑筋…

--------------------

0.

跳脱了既定框架的相遇与别离在眼前交替上映,粗糙的画面上噪点密布,层叠着嵌进视网膜之下。

不安定的疼痛侵袭着右边的太阳穴,突突跳动着的血管声嘶力竭的诉说着在那焦躁阴影中流畅着何种渴望。

演练了无数次的话语却在张开双唇的瞬间化为了咽喉深处一声喑哑的叹息。

时间无法按直线前进。

话语无法有的放矢。


“这是为了与你再一次的相遇。”

------------------...

随便说说,关于《神明无法听见祈愿》的成文过程

这差不多是我的牙医Emiya x 便利店优秀员工库丘林这个背景设定下相关同人的一个成文过程回顾总结,对此毫无兴趣的可以直接关掉啦。祝您晚安,并被美梦眷顾。

――――――――――――――――――――

2012年8月的某一天,我在约克大教堂参加了礼拜。

所有人都在齐声高唱圣歌的时候,我看着高台之上那雄伟的管风琴,不知为何心头涌出一句文艺的话。

“神明无法听见祈愿。”

这句话挺适合那段时期的我,毕竟是一个想要独自完成环英旅行的中二之人。那次旅途的最后,还阴差阳错却又三生有幸一般的去了斯凯岛,在此按过不表。


去年9月的时候我突然对枪汪的犬齿充满了性欲

每天翻来覆去躺在床...

© 不言浮世 | Powered by LOFTER